当前位置 : 首页 > 智库研究 > 国防教育

【国防教育】社会力量参与国防教育的挑战与应对

来源:大国策智库   作者:王同启      2019-09-12

【导语】社会组织、民营企业等社会力量已经成为推动全民国防教育发展的有力助手。当前,社会力量参与国防教育面临哪些政策挑战?如何解决?本文就以政策和法律手段助力社会力量参与国防教育提出了建议。


当前,国防教育领域社团组织快速兴起、民营企业蓬勃发展、志愿群体热情大增。社会力量参与国防教育的范围快速扩大,功能作用不断拓展,已成为发展全民国防教育的有力助手。但也面临着法律赋权、政府职能转变、治理能力提升等诸多问题,亟须进行政策制度改革,加强法规制度保障,确保党的领导、兼有活力、不会走偏。


社会力量参与国防教育存在的挑战


(一)相关政策法规滞后


一是社会力量参与国防教育的立法模糊,存在功能定位不清楚、规制过于原则、政策激励不够。二是国防教育类社会组织法规滞后,缺乏顶层设计和前瞻规划,且相关部门规章制度立法层级较低,缺少上位法统领和协调部门规章。三是法规政策衔接落实难度大。国家已下发军民融合发展《意见》和《规划》,但各地出台的相关意见措施缺乏细化、具体化、明确化、兼容衔接的制度规章,军政社企民之间壁垒难以根本拆除。


(二)相关主管部门机构职责不清


一是相关部门责任界定不清。国防教育工作涉及部门多,易被边缘化,缺乏对社会力量的领导指导和规范管理。二是各级国防教育业务主管机构力量分散偏弱,依然存在“主办”“包办” 思想,没有系统梳理和剥离可以由社会力量承接职能。三是社会各界对社会力量参与存在政策性歧视、 工作性偏见、 人为性干预,导致其合法权益受损、 积极性受挫。


(三)社会力量参与路径不明


一是参与范围不明确。政府对购买国防教育服务内容、范围、数量没有科学界定和明确分类,致使社会力量参与国防教育盲目、分散和不成体系,不能有效发挥作用和健康发展。二是供给模式单一。从政府机关、企事业单位和学校开展国防教育实践看,缺乏可供选择的成熟稳定的多元合作模式或平台,而社会力量和资源闲置,缺少目标与方向。


如何解决当前的挑战?


加强相关法律、法规、政策建设,为社会力量服务国防教育提供制度性保障。


(一)完善相关法规政策


从顶层设计上提高立法层次,尽早出台《社会组织法》,对社会组织的法律地位、运行机制、保障体系等进行规范。修订相关国防教育法规,细化评估考核、执法督查刚性执行条款,科学界定社会组织和民营企业参与国防教育的功能定位、标准体系、分类指导、政策扶持和党的建设等规制内容,明确社会力量履行的职责、权利、义务及相关保障。健全完善国防教育多元供给模式和政府购买服务制度,相关部门出台制定对社会力量治理监管、督查执法、政策激励等法规制度和模式机制,突出衔接性和执行力。


(二)厘清政府职能职责


政府积极适应新时代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以法律规章、政策文件或公私协议的形式,明确政府购买国防教育服务的过程中哪些权力可以转移给社会力量,哪些权力应该握在政府手中,确保既不缺位,也不越位。推进各级政府与国防教育类社会组织在机构、职能、资产、财务、人员管理以及外事、人力资源服务等事项上的分离,赋予独立发展权、经营权、民事权,依法保障其独立平等的法人地位。


(三)明确参与服务范围为


保障国防教育购买的正当性,健全完善政府机关和企事单位购买国防教育服务分类项目。一是明确禁止性购买的国防教育服务的范围。比如,涉及国防教育政策制订、审核规范、行业标准、运行机制、考评监管等内容,应是政府享有的最基本的权力,理应在法律上明确禁止外包。二是非禁止性服务可进行选择性购买。比如,国防基本能力培训、军事技能训练、红色体验实践等行为教育可交给社会力量承担。


(四)规范参与方式模式


参照政府购买公共服务和社会力量参与教育、文化、体育服务成功范式,结合国防教育工作实际特点,将社会力量参与方式概括为“政府引导+社会力量投入”的政策引导型、“政府参与+市场化运作”的公私合作型、“民间自发+政府监管”的群众自主型。


(五)规范参与程序制度


一是事前程序,将需要购买服务的项目数量、标准要求、经费预算和购买方式提前向社会发布,公布社会力量参与的资格审查、信用信息和公众满意度等指标。二是事中程序,双方约定合同的标的、数量、质量、价款、履行期限、违约责任、争议处理方式等,并加强监督。三是事后程序,由多方组成综合评审机构,进行相应指标评估,定期公布结果,并作为下一年度编制购买预算和选择合作对象的依据参考。


(六)健全政策扶持机制


建立支持引导机制,对社会力量的资格申报、资金吸纳、场地土地保障等方面予以明确,健全完善各项制度机制,推动其规范、有序、健康发展。建立信用激励机制,针对社会力量设定履行职责、运营状况、业绩情况、社会口碑和党建等指标,进行量化评级,将信用评级与财政、税收和信贷扶持以及处罚退出挂钩。建立人才保障机制,将国防教育教员资质、选拔、评估纳入国家职业技能考试,对国防教育类社会组织和民营企业资格申报、师资评定、管理及退出等作出明确规定。


本文来自《法制博览》2019年2月刊,原标题为《社会力量参与新时代国防教育的法治保障研究》。

相关阅读:

Copyright © 2017 The Statecraft Institution, Beijing, 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