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智库研究 > 军地协同

高东广:积极应对挑战,把握国防科技安全主动权

来源:大国策智库   作者:高东广      2019-07-01
  随着社会的发展,科学技术在整个社会中的地位作用不断提升,国防科技安全已成为国家安全中的独立要素和重要内容。本文解读了国防科技安全的内涵,并就应对国防科技安全挑战提出了建议。

  在新时代,科技发展水平在国家综合实力竞争中的地位更加凸显,成为影响国家安全的主要因素之一。国防科技是国防和军事装备的基石,事关国家军事核心竞争力,在国家安全中具有很高的地位。目前,高新科技已成为外部势力控制、制约和破坏的重点对象。可以说,谁掌控了高新科技的发展权和安全权,从某种程度上就把握了综合国力竞争主动权和军事领域的制高点。

一、认识国防科技安全

  1、国防科技安全的概念与内涵

  科学技术是现代政治、经济、文化和国防发展的关键因素,国防科技安全事关国家安全,与信息安全、意识形态安全、政治安全、经济安全、社会安全和金融安全等存在内在的关联性。

  国防科技安全是一般国防安全在国家安全领域的延伸,是与国家安全利益具有密切关联的科研成果、科技研发、科技发展不受威胁、侵害与剽窃的客观状态。

  具体来说,国防科技安全指的是国家科学技术整个体系的安全,尤其是某些关系到国防建设、航天事业、武器装备以及国计民生的重大国家科研项目和科研成果的安全。此外,国防科技安全还包括科技人才、科技研发、科研成果、科研产品的、科技设施设备等的安全。完备的国家国防科技安全主要体现在国防科技不受外部科技优势的干扰、威胁、控制和制约。要实现科学技术健康稳步发展,具有很强的自主研发、自主创新、知识产权和国际综合竞争力,整体科研水平居于世界军事科研前列;科学技术能够有效支撑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建设事业,提高国家综合实力,维护国家安全。

  2、国防科技安全的重要性愈发突出

  随着信息化、全球化进程的加快,国防科技安全在国家安全中的地位和作用越来越突出。知识经济的兴起,使科学技术在国防建设中的作用日益加强,科技对国家安全其它各要素的影响越来越大,提高自主创新能力、发展高新技术已经上升到国家发展战略和安全战略的高度。早在1999年,美国国务院报告就提出,科技发展已处于外交斗争的最前沿,科技在广泛的国际交往中发挥着特殊重要的作用。

  此外,科学技术和科技系统自身越来越成为外部势力控制、制约和攻击的对象之一,科技滥用和科技发展所带来的负面影响也引起了人们的广泛警觉。国防科技安全的兴起指明了科技手段在全球化时代对维护国家安全更加重要,一个国家提高国防科技安全的主要目的是为了不断增强自己的科技实力并保持领先的地位,为包含政治安全、国土安全、军事安全、经济安全、文化安全、社会安全、信息安全、生态安全、资源安全、核安全在内的国家综合安全提供支撑。

二、我国国防科技安全面临四大挑战

  建国以来,我国科技事业取得了令世界瞩目的巨大成就,超级计算机、载人航天、北斗导航、高铁技术、5G等都取得了骄人的成就,缩短了同发达国家在高科技研发方面的差距,国防科技安全得到较好维护。然而,与一些世界科技强国相比,我国的国防科技安全仍不容乐观,科技创新基础仍不牢固,关键领域核心技术仍受制于人,难以从根本上保障国家的经济、军事等安全。

  其一,科技综合实力有待提升。

  一是科技发展整体水平仍相对落后。与世界先进国家之间的科技实力差距是我国防科技安全面临的首要威胁。按照世界各国科技水平,可划分为科技核心国家(美国等)、科技强国(德国、英国、日本等)、科技大国(法国、加拿大、俄罗斯等)、科技边缘国(印度、巴西等)、科技不发达国家几个层次。中国仍处于“科技边缘国”,层次仍较靠后,面临着发达国家先进科学技术的长期挑战。

  二是科技自主创新能力仍需进一步提高。近年来,国家大力提倡科技创新,取得了显著成果。据数据显示,2018年全社会R&D支出占GDP比重预计为2.15%。研发人员总量预计达到418万人年,居世界第一。发明专利申请量和授权量居世界首位。高新技术企业达到18.1万家,科技型中小企业突破13万家。科技进步贡献率预计超过58.5%,国家综合创新能力列世界第17位。但整体来说,与世界强国之间仍存在不小差距,尤其是在一些涉及国防安全的核心关键技术上,需要加强自主创新,掌控科技自主权。

  三是缺少世界顶尖级的领军人才。迄今为止,美国共有300多名诺贝尔奖获得者,居世界各国之首。尤其是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在自然科学领域(物理、化学、生物、医学),美国以压倒性的多数获得诺奖(远超世界其它国家的总和)。反观我国,顶尖级领军人才的数量仍处于低位。

  其二,科技资源安全令人堪忧。

  科技资源代表了国家科技发展的潜力和未来,是国防科技安全的一项重要内容,如果科技资源受到严重破坏(如科技人才外流、科技信息泄密等),将直接影响到国家安全的各个要素。

  一是科技人才资源流失时有发生。人才安全是国防科技安全的决定性因素,在知识经济时代,人才越来越成为强军兴国的主要资源。保护科技人才安全已经成为维护国家国防科技安全的重要内容,需要加强科技人才的培养、支持和保护,避免科技人才流失。

  二是科技人才结构不尽合理。改革开放以来,国家出台各项政策措施,促进了人才资源结构的优化。科技人才断层现象基本得到解决,但仍存在人才分布领域、区域不均衡的问题,中高级技能人才老化,高级工程师、技师和技能人员的缺乏等问题。

  三是科技情报保密不力。科技保密工作存在管理体制不完善、科技定密不准、公共网络中科技信息泄密严重、对外科技交流保密管理滞后、科技涉密人员管理不善等问题,对国家安全与利益构成了潜在的威胁和影响。因此,必须进一步健全完善我国科技保密管理体制。同时,要逐步转变科技管理部门、保密行政管理部门等公共部门的保密管理职能,强化保密工作的社会管理和公共服务职能,更好地为经济社会发展提供服务保障。

  其三,科技发展的外部环境处于不利态势。

  一是西方发达国家对我国实行技术封锁与遏制。某些发达国家仍然把我国作为“假想敌”,对我国实行技术遏制,限制我国以技术手段提高国家综合国力和国际竞争能力。西方发达国家的跨国公司尽可能地延长已开发技术的生命周期,防止技术及技术应用扩散,以技术专利垄断市场和技术标准优势进行技术保护。

  二是西方发达国家利用其科技优势推行霸权。某些核心技术受制于人,大量关键设备依赖进口,科技研发水平与发达国家相比还有很大差距,这在根本上影响了我国国防科技安全。在全球化的发展过程中,西方发达国家利用主导地位强化其科技优势,并以此推行政治、经济、文化等霸权,危及了我国的国防科技安全,甚至使我国处于不利态势。

  其四,高新科技安全忧虑甚多。

  目前,我国防科技安全的高新科技(关键技术)都不同程度地存在安全问题。

  一是信息网络安全防不胜防。我国信息网络安全问题比较严峻,信息网络安全防护能力较薄弱。对引进的一些信息技术设备缺乏保护信息安全所必不可少的技术改造,尤其是基础信息产业薄弱,缺少确保信息安全的核心技术。

  二是空间技术安全不容小觑。与美国、俄罗斯等发达国家相比,我国在军事航天技术方面还有一定差距。美军多次进行太空战演习,都是以中国为其假想敌。面对太空军事化和太空战的现实威胁,我国必须采取措施加快空间技术和航天力量研发发展,构筑具有我军特色的航天攻防体系。

  三是海洋技术安全令人忧虑。我国海上科技研发水平较低,海洋科技人才队伍还很薄弱,海洋科研培训力量不足,需要涌现出更多的领军人物。

  四是生物技术安全亟待加强。生命基因武器具有实战功能只是个时间问题,必须从战略高度重视生物国防科技安全,形成监测、评估、抵御敌人基因武器袭击或生物科技突发事件的应急能力,确保国家安全、人民健康、社会稳定和发展。

三、五措并举加强我国国防科技安全

  面对国防科技安全的严峻形势,应从我国国情出发,科学筹划国防科技安全战略,走出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维护国防科技安全之路。

  一要提高国防科技安全意识。目前,我国对国防科技安全问题的认识仍相对滞后,存在战略不明,理论不完善等问题。未来必须确立国防科技安全意识,高度重视国防科技安全防患工作,更新思维方式,切实把工作重点从抓一般条件下的常规保密转到狠抓信息化条件下的国防科技安全保密上来,将国防科技安全理念和国防科技安全政策融于国家安全战略之中。

  二要健全国防科技安全管理机制。要从有利于实施统一管理需要出发,建立权威的主管国家科技安全的职能部门。按照归口管理、分级负责原则,明确各部门在国防科技安全工作中的权力与职责,做到密切配合、通力协作、军地互融,使国防科技安全落到实处;要尽快建立国防科技安全技术发展体制,形成研究、开发、应用的技术保障体系;要构建国防科技安全技术管理机制,更有效地贯彻安全措施,发挥安全功能。

  三要完善国防科技安全的法规制度。我国维护国防科技安全面临科研立法滞后、执法不严、缺乏国际科技竞争经验的挑战。因此,应尽快建立国防科技安全法律保护机制。具体来说要加快立法进程,抓紧研究拟制所需法规,建立完善法规制度;要提高立法质量,增强法规制度的科学性、针对性和可操作性;要加大执法力度,严格按照法规要求约束、规范保密行为,规范国防科技安全工作;加大法规制度的覆盖面,特别要关注迅猛发展的信息化进程,满足新形势下科技信息安全工作的客观需求。

  四要建设国防科技安全技术手段。要发展我国特色的国防科技安全技术,建立军队统一的信息安全平台。还要严格把控技术设备引进中的国防科技安全:凡是党、政、军、科研机关及涉及国家秘密的单位,在配置自动化设备时要优先选用我国产品;核心秘密的处理设备(如密码机等)必须选用经国家有关部门审查批准的产品;必须使用进口产品的,应在启用前请有关部门进行检查、测试,以防止原机上埋设窃密元件;要采用独立的先进安全技术,使用自主研制的防火墙技术等,以防止无意泄漏秘密信息现象发生。

  五要在国际科技合作中争取主动。全球化大潮下,任何一个国家都难以在科技发展的所有领域处于领先地位,一些大型科学研究项目单靠一国之力实施非常困难。但是发达国家往往在国际交流与合作中处于主导地位,并制定有利于自身的游戏规模。对此,我们应该在国际科技合作中充分发挥自身优势,与广大发展中国家、友好国家紧密合作,对发达国家中不同利益集团分别采取有针对性的举措,提高自身的主动权与主导权。

  (原文发表于《航天工业管理》2018年1月刊,此处有删改。)

  文章内容不代表大国策智库观点。
相关阅读:

Copyright © 2017 The Statecraft Institution, Beijing, 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